你好呀这里是木尚有枝 XD
偶尔会写一些小短篇【但是年更
可能是文画双修【但是年更

【安雷】丧尸pa 角色死亡预警

那个。。。是第一次写文
小学生文笔请多多见谅
很短只有1.5k






宁静的世界被惨叫和非人的嚎叫声撕裂,墙壁和街道染上了大片触目惊心的红,惊慌的人们四散奔逃,却不知道要逃向哪里……

“哎,安迷修。”雷狮慵懒的躺在沙发上,伸手从身边人腿上放的爆米花碗里抓出几颗爆米花丢进嘴里。“你说要是现在突然爆发丧尸那我们会怎么样?奋力反抗?还是像这狗血电影里一样坐以待毙,没头苍蝇一样到处跑?”

安迷修扶住差点掉下去的爆米花碗,“那肯定是努力活下去吧,我还没无聊到等着一群怪物来把我五马分尸。再说了,”他转过头,脸上带着一贯的温柔微笑,“我还想和你一起活着呢。”

“那要是我被咬了变成丧尸那怎么办,你会杀了我吗?”安迷修托住下巴,做出苦苦思考的样子,却立刻给出了答案:“那……我可能会让你咬死,一起变成丧尸然后一起到老。” “切,无聊。”雷狮被安迷修的回答肉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,半晌后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他看向窗外,几颗星星在天际闪着光。一起……到老吗。

“安迷修!”雷狮一刀砍进面前那个“人”的头,看着那具躯体重重倒在地板上,大喊出声。但是晚了,男人的身体贴着墙慢慢滑下,墙上一道长长的血痕宛如重锤击打在雷狮的心脏上,安迷修的白衬衫被血污染红了一大片,而且还在蔓延,他咳嗽起来,红黑色的血从他的嘴角流下。雷狮扑过去,双手拼命按住安迷修脖子上正在流血的伤口,试图止住几乎是喷涌而出的鲜血,他第一次感到无助和恐惧。安迷修抬眼看着雷狮,翠绿色的眼瞳里是满到溢出的留恋和不舍,他轻轻的吐出最后一句话,在雷狮的嘶吼中,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失去了光泽。

“快逃,我爱你。”

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?为什么是安迷修,为什么偏偏是安迷修!雷狮抱着安迷修还是温热的身体发愣,似乎不相信安迷修已经死了。明明一个小时前他们还在一起吃晚饭,你怼我一句我损你一把,明明是平静的一天,为什么现在就变成这幅鬼样子?零碎的记忆在雷狮脑中盘旋。

指甲挠门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,雷狮打开门的瞬间,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就贴到了他的脸前,近到雷狮可以闻到腐肉的臭味,一张血盆大口已经挨到了雷狮的手边,雷狮他甚至来不及反应,就被更快一步的安迷修推开了,那张血盆大口狠狠地咬在了安迷修的脖子上。从安迷修脖子上飞溅出的血珠划过雷狮的脸颊,告诉了他发生了什么,他疯了一样从桌上抓起一把水果刀狠狠的插进了怪物的脑袋,但还是晚了。

雷狮没有走,他留在了这个地方,将自己锁在他们的房间里,透过监控看着失去生命的安迷修。安迷修停留在柜子前,盯着柜子里的海盗船模型发呆。

那是他们第一次出去约会时安迷修给雷狮买的。雷狮嫌弃的说都多大的人了谁还喜欢这个,却小心的收藏起来放在柜子里。

他走到了餐桌前,僵硬的手指颤抖着举起了一个蓝黄交错的杯子。

安迷修第一次为雷狮烧晚饭后雷狮送给他的。他吐槽蓝加黄不就是绿吗你想暗示我我被绿了还是怎么的。这杯子已经被用到有些掉漆。

他走到一面墙前,墙上挂满了他和雷狮朝夕相处的照片,他努力的抬起胳膊,抚上照片上雷狮的笑脸。他的面部难看的扭曲起来,两行血从眼角漫出,划过他的脸滴在地上。

最后,他走到了房门前,轻轻的靠在了门上。

外面的世界已如同地狱,而门两边生死相隔的两人却是如此宁静而又肝肠寸断。

雷狮突然想起安迷修之前说的话,他开口了,不知是说给自己听,还是说给门另一边的安迷修听。“你之前说过要是我变成丧尸了,你就被我咬死然后一起做丧尸对吧,我当时觉得你简直就是个傻*,自己好好活下去啊,我不需要你给我陪葬。但是……”他的声音微微颤抖,“我改主意了,我觉得你的想法很不错,所以,”

“安迷修,我要和你一起坠入地狱。”

雷狮打开了门。

end

评论(10)
热度(24)

© 木尚有枝 | Powered by LOFTER